果冻爱帮

果冻爱帮与您分享一个在网贷浪潮中“死”了两次的网贷从业者的故事

说实在的,这是我第一次对外讲出这个故事,我不知道讲出这个故事是否能让我的负罪感轻一些,是否能让我对生活再燃起希望,但我希望我的两次“死亡”能够让大家理智对待网贷。

13年9月,我怀着对新生活和自由的期待来到了武汉这座城市,成为了让长辈都骄傲的大学生。

想起曾和叔叔一起坐的402,途经武汉最大的商业街—江汉路,当然现在可能已经不是了,但当时我以最快的速度和室友达成共识,又用百米赛跑的速度冲到公交车站,一路颠簸来到了武昌火车站并坐上了心心念念的402。然而由于涉世未深,抵达江汉路的下一秒我就被骗掉了所有生活费。

交代一下背景吧,我有一个亲姐姐,父母也只是普通的工薪族,含辛茹苦把我们姐弟俩养大,他们付出了他们的一生,甚至直到2月底,如果我不是回家带了10斤冻牛腱,他们是连肉都舍不得吃…

果冻爱帮那一年骗掉生活费后,依仗着父母和室友的援助,我活着撑到了10.1回家,随后带着姐姐的旧电脑再次冲向武汉…

我认识了一个学长,他在学校卖苹果手机,因为是老乡,我觉得他比较亲近,再看看自己用的诺基亚,我心动了,学长“亲切”的告诉我,可以分期付款,然后帮他介绍客户,这样用提成来还款,不影响生活还能赚钱。

我行动了,学长说你可以对你的同学说我的店就是你我合伙开的,这样你把人带来我这里,利润分一半给你。拿到了心心念念的苹果5s,我开始了卖手机的人生,哦,对了,那个分期付款的平台叫做捷信,每个月有生意就能吃好点,没生意就吃差点,我把持住了。

果冻爱帮再后来,一个月能有4、5单,一单能分到两三百。寒暑假的同学聚会,我成为了焦点人物,他们称我为人生赢家,通宵上网,吃饭唱歌…就这样,美滋滋的持续到了14年。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我跳过了这位学长,获取到了武汉一线的手机市场货源报价,也成为了另一个真正批发商的一个小员工,除了帮他打理店铺,不管是他的货还是同行的货,没有人再能从我的利润中抽取50%。

这时候我变了。从学校到手机店明明有直达的公交路线,我选择了出租车,哪怕那天没有任何生意。直到有一天,准确的说是连续两个月,陆陆续续有同学告诉我:他们在我这买的来自那位学长的手机,并不是真正的行货,而是二手贩子的翻新机,甚至连行货翻新机都不算,而是日版美版的水货翻新。看着投诉从一台,到最后的27台,我没了主意。我只知道他们是出于信任选择了我,我应该担起这个责任,为了口碑,为了名誉。卖手机赚钱吗?当然了,卖手机我确实从中赚了不少,我没有以次充好,一单我也只挣一两百元,我想着薄利多销。但是我没有能力承担这个责任这时候,我接触到了一个公司—趣分期,后来更名为趣店,在纽交所上市。我清楚的记得我用了11个平台才摆平这27台手机,其中包括一个收取了接15000到12000,再按照15000“年化率36%”24个月还的平台叫麦子金服。我想着卖手机我能还得起,然而坏习惯已经养成了,卖手机的利润,我赚多少花多少,我开始逃课,沉迷游戏,于是卖手机的文案、活动、朋友圈越来越少,订单越来越少,到了账单日,我又一次做出了错误的选择,我开始疯狂的下载APP,疯狂的尝试,借新还旧,拆东墙补西墙(多头借贷),借出来多余的钱,却又被自己挥霍掉,就此开始了长达两年的高杠杆利滚利,我甚至拿着客户买手机的钱先还款再取出(资金挪用),直到有一天,连续多日的没订单的日子,彻底封死了我的现金流,天天都是还款日的日子把我逼到不敢开机,不敢接电话,不敢待在寝室。

我开始逃避,开始酗酒,开始抑郁,纸包不住火,我坦白了罪行,父母为了我卖掉了房子,背上了房贷,前前后后,足有50万元,其中我想70%都是滚出来的利息吧…

问题解决了,而我永远是毁掉家庭的罪人。

我想,我的第一次“死”足够阐述P2P中借款人的状态。

果冻爱帮提供专业的网贷大数据查询,果冻爱帮值得你拥有。

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七九数据立场:http://www.bba91.com/26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