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美元的金融霸权(三)

美元的金融霸权是什么?是怎么来的?又是如何薅全世界羊毛的?本文是关于美元的金融霸权的一篇文章,有助于梳理相关知识,拓宽视角。注:本文转自王孟源的部落格如同我在前文《从乌克兰看今日美俄的政略与战略》中所描述的政治宣传战和颠覆战,美国在经济层面的真正主攻方向也是宣传战和颠覆战。这是因为宣传战和颠覆战的代价最小,而收获很大。实际执行这个任务的是高等教育系统里的经济系和金融系。美国的经济学教授喜欢用很多数学,尤其是统计学来写论文。我刚转行的时候还觉得很亲切,经济学论文乍然看来居然和自然科学差不多。后来越读越不是那么回事。做统计分析的时候,一个很基本的步骤是过滤杂讯,而美国的经济学论文不是省略掉了这一步,就是根本做错了。更糟糕的是经济学研究的是人而不是原子或分子,所以做理论的时候,美国的经济学必须做很极端的假设来简化问题,否则数学就用不上。例如美国经济学的核心结论是絶对自由市场经济(也就是完全没有政府监督的)的优越性和必然性,可是这个结论的“证明”是建立在一连串明显地不成立的假设上的,这些假设包括经济的单元是个人而没有集团,这些个人(叫做Homo economicus)是完全理性的,拥有所有公开的资讯,而且能在瞬间以零代价完成所有的优化分析,而且最重要的,他们都不会作奸犯科。在电脑界有句话,叫Garbage In,Garbage Out,亦即垃圾假设自然给出垃圾结果。美国的经济学教授们是不管这个道理的。我说他们不管这个道理,而不是不知道这个道理,是因为美国的经济学原本就是为政治而不是真理服务的。名作家Isaac Asimov在1980年代写的小说Azazel里有一段故事:美国总统想知道2+2=多少。他问他的数学顾问,数学顾问说答案是4。他不满意,又问他的统计学顾问,统计学顾问说根据问卷调查的结果,正确答案为4的可能性是99.9%。他还是不满意,又找了他的经济学顾问,经济学顾问把门轻轻带上以后,小声反问总统:“您想要的答案是多少?”这虽然是个笑话,其实对美国的经济学界来说,是很中肯的。

Asimov和Azazel的封面;我刚去哈佛的时候,Asimov还没过世,在波士顿大学教化学,我还特别过河去听他的演讲,和他握了手。

我在瑞联银当经理的时候,有一次我的直属上司,也就是瑞联银全美股票交易的总管,拿了一篇发表在美国金融界的头号学术期刊的论文来徵求我的意见。在那不久前,瑞联银的OTC(Over The Counter)股票交易员因为被电话录音证明故意增大价差,占顾客的便宜,让瑞联银丑闻缠身,还被罚了不少钱,我的上司也是灰头土脸。其实当时每家银行的OTC交易员都干这事,瑞联银只是运气不好;真正的问题在于主管OTC生意的NASDAQ根本就是看管羊群的狼。话说回来,那篇论文是美国中西部一个名校的一位名教授写的,我一读之下,吓了一跳;他用了很多数据,做了各式各様复杂的统计分析,“证明”了NASDAQ是世界上最有效率,对顾客最好的证卷市场。当然我的上司已经知道这篇论文是胡说八道,他只是好奇,想知道里面的分析是怎么被扭曲的。我解释了论文里的错误之后,问他为什么一个名教授会犯这様的错误,他笑了一笑说,美国的经济学教授很多是“Academic Prostitute”(“学术卖淫”),而NASDAQ已经付了那个作者不少顾问费。我后来才知道,美国的经济学界每一个小有名气的教授,主要的收入都是来自这様的顾问职;而他们写论文夸奖顾主的时候,是完全没有义务要透露这些利益输送的关系的。

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债小白大数据查询官网立场:http://www.bba91.com/27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