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跑在错误赛道上的金融人士,转型还是逃离?

当前,很多金融人士每天思考的问题,不是如何开展业务,而是如何从当前的业务中跳出来,实现转型,或是逃离。

银保监会15号文出来之后,金融机构赖以为生的一个重大业务板块,融资平台业务受到严重冲击,各路人士一派呼天喊地。后面,银保监会看到各地监管的矫枉过正的极端做法,对于15号文政策进行了微调。

然而,无论政策如何微调,也不可能改变限制融资平台负债发展的大方向。15号文,可以看作是政策对于地方隐性债务的最后一击。

在地方融资平台发展受到限制的时候,房地产行业也受到限制。从2019年的23号文到2020年的三条红线,再到2021年的控制商业银行的涉房类贷款规模,政策层层加码,很多地产企业在此压力之下,出现违约。

当前,政策的意图已经很明显,就是抑制地方融资平台和房地产的扩张,将资金导向资本市场及实体企业的股权投资。这一意图从2018年资管新规推出限制大资管等影子银行的发展,以及推出科创板助力创新企业的发展的时候,就已经初露端倪。

只不过在当时,市场对于政策的意图还存在分岐。经过三年的时间的观察,当前市场都已经彻底搞清楚了政策的意图。

这个时候,很多人尴尬的发现,自己站在了错误的赛道上面。这十年以来,在平台业务和地产业务高速扩张的形势之下,加上较高的利差,巨额的业务收入吸引了大量的人员进入行业。

如今,行业面临着严重过剩。这种情况下,很多人需要更换赛道,需要转型。然而,转型是艰难的,也是非常痛苦的。

由于旁观者清与后见之明,人们往往很容易看到别人在面临关键决策时的错误选择。我们在事后分析企业家成败案例的时候,总是会对于企业家的行为感到不可思议,明明都看到自己现有的业务模式难以为继,也看到了未来的转型方向,但是为什么却一拖再拖,不能够做到果断取舍呢。

知易行难,人性的弱点难以克服。

这方面最为典型的案例就是苏宁电器,在当时已经看到线下零售的没落和电子商务的前景,也在试图转型。尤其是在受到京东刘强东的碰瓷式的营销借力之后,张近东更是一腔怒火,想要把这个当时实力还不算雄厚的新起之秀打败。但是张近东却无法做到割舍线下门店,将全部资源与精力放在电子商务的决战上面。

“如果上半年京东的增速比苏宁易购快,那么我就把苏宁送给他。”苏宁董事长张近东的一句话,引来了京东商城CEO刘强东(微博) 的一场赌局,他在微博上表示,如果京东赢了,那么将把苏宁的1亿股送给转发微博的网友。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次打赌只是个玩笑,不过却引起了网友们的反感。微博的一项调查显示,超过一半的网友表示反感这种口水。

2012年京东刘强东碰瓷营销苏宁易购

原因是什么呢?

一方面是路径依赖,原有的业务已经是驾轻就熟,习惯成自然了。

另一方面是,现有业务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还能提供一些发展的空间,为人们带来某种希望。

关键的是在新的赛道上面,人们原先的积累全部清零,需要从头再来。人性的弱点,使得人们在面对“正确而艰难的事情”和“错误而容易的事情”的时候,很多人选择了后者。

当前的赛道,就是围绕中小微企业和创新科技类企业开展业务,为这些企业发展提供金融服务。这既是市场发展到当前所必然的选择,也是国家意志强力推进的事物。

2008年-2018年,是平台业务与地产业务的黄金时代。2018年资管新规与科创板推出,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让很多人高呼股权致富时代的时代来临。公募基金这三年规模翻番,也与资本市场的上升势头有关。

在下个十年,中小企业和创新科技类企业的权益类业务取代融资平台和房地产的固定收益类业务为金融行业的主流赛道。这个方向已经非常清楚。金融人士在看到了方向,有没有勇气主动切换赛道,如何有效切换到新的赛道,这是个难题。

近期,作者和多家信托公司和城商行的朋友交流切换赛道的事情。大家的普遍反馈是,原有的赛道肯定是无法继续行进下去了,个人和机构都面临着转型,个人要转型尚且困难,机构转型更是难上加难。信托和城商行切换到股权这个新的赛道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城市商业银行成本较高,而且员工能力相对较弱,无法有效管理实体企业的信用风险。随着传统产业整合,市场集中度提高,行业结构分化明显。行业内的大型企业强者恒强,融资需求下降,或是倾向于与资金更加便宜的大型国有银行合作。

而中小企业的债权融资,一直是个难题,国有银行束手无策,股份制银行如民生和平安曾经在上面吃过苦头,很难有理由认为城商行能够在这个领域率先突破。

中国的银行业实际上也像传统实体产业一样,市场集中度在不断提高,或许未来将会走向日本那样的格局,即三家全国性的银行围绕大型优质客户提供融资,大部分中小银行成为吸储网点,吸取到资金之后购买国债或是提供给大型银行。

至于银行开展权益类业务,这是不可能的。

信托公司与银行同归银保监监管,业务与银行雷同。信托公司之前的主动管理业务围绕平台与地产提供融资,能够做大,关键的地方:

一是:商业银行的这两类业务受到政策限制,这为信托展业提供了空间。

二是:信托公司凭借金融牌照的优势以及形成的刚性兑付的惯例,获得资金端客户的信赖,能够获得相比其他非银行机构的一定优势。在私募股权投资领域,没有刚性兑付,信托机构在私募债权領域的高信用优势无法发挥。

另外,当前的权益业务的赛道,并不是一个蓝海,而是充满高度竞争的红海。在2015年前后,因为权益业务难以为继,当时还有很多从事权益融资业务的人员转型到固定收益业务。市场上也有人一直坚持在权益业务领域,当前正好站在合适的风口。

我的一个多年好友,也是校友,之前一直从事私募股权融资的财务顾问业务,后面在2015年创办公司,仍然从事财务顾问业务。一开始做得很艰难。

到了2017年的时候,开始聚焦芯片、人工智能、新能源等几个硬核科技领域。2018年科创板推出之后,很多之前融资较为困难的这些初创科技类企业,在有了科创板上市的预期之下,一下子成为投资者们的庞儿。

这位好友因为一直以来长期为这些企业提供服务,获得了企业家信任,得以担任多个企业的独家融资顾问,财顾业务出现爆炸式增长。到现在,凭借手中掌握的优质股权项目,计划发起科技产业基金,实现从财顾向私募股权基金的跨越。

如今,虽然权益业务将会有爆发式增长,但是转型者需要与现有的已经卡住位的人员进行竞争,从常理来讲,必然败多胜少。

以前面讲到的苏宁来说,苏宁电器最终虽然失败了,但是其之前在切换赛道方面做的还是可圈可点的。当时为了表示切换赛道进军电子商务的决心,苏宁电器还一度将名字一改而为苏宁云商再改而为苏宁易购。

苏宁也一度取得过较大的阶段性成果,苏宁通过互联网销售电器的规模和占比都不算小。然而,即使是苏宁如此重大的决心与投入,最终也没有战胜一开始就在电子商务赛道,互联网基因更加纯粹的京东和淘宝。

如果所在的机构无法转型,那么金融从业自己又没有勇气主动离开机构的话,最终人员必然会面临着一种局面,或许是一种最可怕的局面,那就是在当前赛道的人员,最终将可能不得的文章的最后,我当时调侃式的写到,我们从事金融的人员有可能要去开滴滴。没有想到这句玩笑话,最终变为现实。如今银行行长或是理财经理转行从事美团外卖和滴滴出租的事件,已经司空见惯,不是新闻了。

美国的次贷危机发生之后,大量金融机构破产或是收缩,直接出局,连转型的机会都不存在。在之前的赛道的人员,也就是次级贷款业务大量的人员面临着转型,而且不是在金融的领裁员内转型,而是转向非金融领域,选择了逃离。当时各种行业都有金融人员进入,开出租车的、做厨师的、当教师的、做健身教练的,五花八门。

美国次贷危机发生之后,商学院的毕业生,从之前一窝蜂的涌向金融行业到大部分选择科技行业,抓住了美国后面股市十年牛市带来的科技行业兴盛的机遇。这个或许为中国当前的金融人士转型提供了一个方向。当前很多初创企业或中小企业相对而言,缺乏懂金融和资本运作的人才。

正如一位伟人说的:“一切可以到实体企业中去工作的这样的金融人员,应当高兴地到那里去。实体企业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七九数据立场:http://www.bba91.com/3473.html